|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为法官者当存“五心”

作者:许建兵 薛忠勋  发布时间:2012-06-19 11:24:01


    在西方法治文化中,裁判本是上帝的权柄,法律人越而代之。法官作为“把手放在善恶交界的人”,须有碰触上帝袍服的戒慎,可谓欲行神之事,先修神之格。中国儒家传统倡导“君子当正心修身治国平天下”,在社会认知中,法官当属“君子”之列,其手持正义之剑、肩担道义天平,轻者断人毁誉,重者判人生死,更当有所修为。笔者以为,为法官者当存公正、善良、智慧、为民、奉献之“五心”。

  公正之心

  无私谓之公,不偏谓之正。谈及“公正”,罗尔斯的那句警示时刻在我们耳边回响:“假如正义荡然无存,人类在这世界上生存又有什么价值?”确实,作为维护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司法,如果因为适法者的偏私、怯权而溢出社会治理的功能体系之外,就有可能引发社会对其诸如“稻草人”、“聚沙塔”之类的疑虑,并直接导致诚信不彰、规则不立。

  就调整社会利益、社会关系的命题而言,司法在本质上属于“矫正”的手段和艺术,因而法官对于公正价值的追求,有两对辩证关系显得尤为重要。首先,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中国司法在文化传承和经验表达上侧重前者,如《朱子语录》里提及的“只是好恶当理,便是公正”,沈家本认为的“裁判悉秉公理,轻重胥协舆评”,其实都是人们对实体公正朴素的心理判断。宋鱼水法官“辨法析理、胜败皆服”的成功经验就是程序价值的生动诠释。其次,个案公正与制度公正。制度公正是社会基本结构的公正标准,它构成了社会行为的环境结构,是法官裁判时首要考虑的法理依据,否则就会产生“选择性施法”和“法不责众”的困顿。当然,在制度公正的框架内,法官的日常工作便是通过一个个公平的决断来铺就一条通向社会整体正义的大道。

  《荀子·赋篇》云,“公正无私,反见纵横”。足见,法官摒弃一己之私的高风亮节是司法裁判可接受性的基石。

  善良之心

  奥地利法学家埃利希曾说过,唯有法官的人格,是正义的最终保障。这里所称的人格,其内核就是善良之心,因为法官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良心。法国文豪雨果曾提出这样的疑问,“谁是法官的法官”?可以答曰:其对自身之为社会人、法官职业应有的道德标准内化于心的认知和确信。还记得电影《纽伦堡审判》中那幕令法律人为之纠结而又发人深省的场景,受审的纳粹法官简宁内心独白说,明知是纳粹,还为虎作伥,这样的罪行更为恶劣。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参加东京审判的中国大法官梅汝璈声名鹊起后,对于国民政府“政务委员及司法部长”的“盛情”则明辞拒绝。司法判决是经过法官良心过滤后的法律,如果法官心灵的源泉受到玷污,那他的学识越高、技巧越丰富,对社会的危害则越大。有了良知,还要有善行,因为“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的规则、原则、精神以及司法运作的全部过程需要法官的行为将其展示与外,法官要在与公众互信的法律信息交涉中确立司法的权威和公信,故而其举手投足都要传递出一种优雅的良善之意(Good Faith),在润物无声、潜移默化中孕育滋养法治信仰。如此“知行合一”,方可“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内不愧心”。

  智慧之心

  《颜氏家训·归心》里有一句话很有意思,“辩才智惠(慧),岂徒七经、百氏之博哉”?智慧二字并不玄妙,其内涵就在于“博”。司法智慧,说到底就是对法律综合性、创造性运用的能力。英国大法官柯克说过,司法是一个人需要用二十年以上的时间才可能完全掌握的艺术。非学无以致远,非学无以成广才。

  然而,一位怀揣着专家型、精英型、品牌型梦想的法官,他不应该只是创造司法精品的工程师,还应是时代法治精神的布道者、社会道德灵魂的塑造者、社会利益关系的调节者。换言之,法官除了要有追求法治信仰和担当社会司法期待的法律思维之外,还要有“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的政治思维;追求进步、寻求创新、把握社会发展脉搏的社会思维;注重成本、收益平衡分析的经济思维,等等。例如,波斯纳在研究法官如何思考和法官智慧时,没有孤立地把法官这一职业从社会制度、文化传统、所属法系等众多背景中拎出来单独进行分析,而是用哲学上普遍联系的观点,把这一研究对象根植于社会制度、司法体制、文化传统等因素中进行剖析。

  为民之心

  古人云:“意莫高于爱民,行莫厚于乐民。”法官既是司法工作者,也是群众工作者,应该具有真情亲民、真心暖民、真诚惠民的司法情怀。像模范法官陈燕萍,坚持用群众认同的态度倾听诉求,用群众认可的方式查清事实,用群众接受的语言诠释法律,用群众信服的方式化解纠纷,其方法“情法辉映”,其效果“曲直可鉴”。

  笔者认为,法官将为民之心转化为为民之举,需要在三个字上下工夫:在探晓民情上求一个“实”字,在司法回应上求一个“细”字,在保障民生上求一个“深”字。从现实的角度看,司法为民是人民法院以司法开放性来促进公信提升的理念创新和实践选择。从更深层次观之,审判权作为一种特殊的执政权,只有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才能“本固邦宁”。

  奉献之心

  “法乃公器”,持公器者当“致公而无私”(《管子》);“定心致公而不惧”(《申鉴·杂言》)。人民法官是国家公仆,这样的政治生命决定了我们必须致力为公、甘于奉献,这是法官应有的职业道德,也是司法的要求和追求。当前,司法工作处在社会的风口浪尖上,说法院工作是“三高”毫不夸张:高压力、高风险、高强度。笔者建议,在这种形势下保持奉献的意志和激情有两个很关键的因素:一是自信的职业尊荣感。在心理学上,成就感的获得与主体付出的意愿是成正比的,而法官尊荣感的缺失很大程度上也是妄自菲薄引起的,这需要组织在体制机制、物质精神方面予以保障。二是宁静致远的人生态度。法官“慎言慎行”的职业规则决定了,要在浮躁虚华的社会风气中保持内心的“波澜不惊”,就必须“静以修身”,否则就有可能被各种利益侵蚀、俘虏,如德国文豪歌德所说的那样,“尽力去履行你的职责,那你就会知道你的价值”。

  当明镜高悬、法槌高举之时,法官的灵魂深处要有一尊静默的独角兽,公正是它的身体,良知是它的血肉,智慧是它的经络,为民是它的呼吸,而奉献则是它不断运转的动力。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院长室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立案电话:0515-85293001  地址:江苏省东台市北海中路东侧